您当前的位置 :海口网首页 >琼台人文 > 古村老街
文昌史上“第一循良”县令贺沚
来源: 海南日报 作者:陈耿 时间:2017-11-27 09:18:38 星期一

  蔚文书院现存的建筑沿袭了琼北传统建筑的风格。 海南日报记者 李幸璜 摄

  文\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

  1594年至1599年,江西人贺沚在文昌当了6年知县,不但创建了玉阳书院,振兴了当地教育事业,还做了大量利县利民的实事、好事,淳化了民风,连牢狱里都长了苔藓。据清康熙《文昌县志》记载,文昌因此有了“海外邹鲁”的美誉,而贺沚也颇受后世好评——“盖邑之第一循良也”,是有史以来口碑最好的县令。文昌父老对贺沚的感念,以及他对文昌的情感,延续到他离任之时,甚至是致仕之后。

  诚然,县志和府志对贺沚的记述都很简略,只言片语,难以窥见全貌。好在同时期的定安进士、南京礼部尚书王弘诲和琼山进士、海瑞学生许子伟,都跟贺沚有过交往,并留下几篇文章,藉此可以得知贺沚的行略和性情。

  让我们借着王弘诲的《贺令君生祠碑》一文,将历史回放到1599年,贺沚被提升为苏州同知,离开文昌的那一刻。当时,文昌县的男女老少上千人,啼哭着将贺沚送到郊外,由于人多,导致交通拥堵,马车无法行驶,贺沚下车来慰劳一番,与众人一起涕泣,人人都泪湿衣襟,文昌的父老子弟还是舍不得他离开,竟然跟在车后,“复驰二百余里”,来到海口港边阔别贺沚,相互拥抱涕泣。他上船后,文昌士民一直目送,仍是不愿贺沚离去,“自是以来,未之前闻也”。

  依据王弘诲的文字,贺沚除了创办玉阳书院,至少还为文昌做了10件事。

  贺沚到任次日,就发文告禁止“淫祀”,反对民间迷信活动,“于是庶士跄跄,庶民廪廪,谓神君在,毋及丹书”。

  对于长年暴征民田赋税的机构,贺沚则罢黜乡里的小官小吏,至于征运的吏员也全部革除,由民众自行输送,以免官吏长期侵害老百姓的利益。

  听辨诉讼,贺沚则弄清双方事实,谨慎判断真伪,更不让犯事者以钱财赎罪,逍遥法外,玷污了司法的公正。

  王弘诲认为,贺沚在这些方面表现出了其“廉”的一面。

  此前文昌民风慵懒,应当去除的成分太多,为了警戒不良之辈,贺沚制定了一系列针对杀人放火者、强行入室者、玩弄文字曲解法规者、抢劫盗窃者的惩戒条规。

  贺沚还公开公示民众的田亩和岁赋数额,使得办事的吏胥不敢上下其手,“两造当前,洞若观火”。

  案头上没有过夜的公文,监狱里没有蒙冤的民众,老百姓都为贺沚的执政能力表达出真挚的钦佩之情。

  王弘诲称,这些成绩都是贺沚其人“才”的一面。

  及至县里遭遇旱灾,贺沚的恻隐之心和慈祥情怀更是有目共睹,他减少膳食,步行祷告,形容枯槁,终于求得了甘霖;对于受灾严重的民众,贺沚则进行赈济。

  老百姓犯了过错,贺沚从未急于斥责训诫,而是委婉地谆谆教诲,务必打动他们天性中的良知。于是民众都洗心涤虑,父老则告诫子弟说:“你们要循规蹈矩,不要为非作歹,伤了父母官的好心。”

  王弘诲在碑文中说,这是因为贺沚执政本乎“循良”,而出于“由衷”,因而民众也以赤诚之心相待,“其始至境内,则杲杲然如宾出日,既则熙熙然如登春台,又则陶陶然如饮醇醪,政成则呱呱如赤子之恋慈母。”

  此外,如修缮学舍,扩充学田等振兴教育的事,贺沚更是不遗余力;其门下生员,大多登科中举,于是“庶士歌而庶人舞,一则曰:仁君吾父母也,一则曰:仁君吾师帅也”。

  多年以后,贺沚致仕家居,61岁生日时,文昌士子还集体为他祝寿,《赠文昌县尹贺定斋家居六十一寿序》一文今仍得见。贺沚也回赠一诗《寄文昌父老》:“年年修祝祝重来,此日祝词曷为哉?岂有精诚通父老,愧无怀保及婴孩。何堪杖履随双舄,难对离亭酒一杯。去也几回成怅望,岭头遥寄五花梅。”

?

?

相关链接:

海笔架和拗县令
豫剧《斗笠县令》重庆首演受热捧
临高县令谢渥
南宋县令谢渥:不辞长做临高人
?
(编辑:王思畅)
?

网友回帖

关于我们 | 广告价目 | 投稿信箱 | 本网信箱 | 法律声明| 常年法律顾问| 申请实习 | 诚聘英才
2010-2011 www.snugd.com All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
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 0898—66822333
举报邮箱:jb66822333@163.com
琼ICP备05001198